农业4.0:为粮食安全和生态文明带来什么?

  在农技方面,金涌重点关注水肥一体化的发展,“水肥一体化的应用有效解决了作物全生育期对氮、磷、钾吸收量及间断施肥量不匹配。”目前,我国适宜水肥一体化面积为5亿亩,如果2020年水肥一体化能到1.5亿亩,可节水150亿m3/年、节肥75万吨/年,增收900亿元。“现代滴灌下的农业相对于传统农业,更能实现养分释放速率与作物吸收速率的匹配。实现对作物全生命周期养分N、P、K匹配供应,如黄瓜对颗粒氮肥利用率16.4%,对滴灌氮肥利用率49.3%,棉花膜下灌溉氮肥利用率47%-66%,棉花可增产20%,甜玉米可增产14%,西红柿可增产20%,并可以改量、恢复作物品质和风味。而水肥一体化的扎根同时倒逼农资行业进一步重视水溶性肥料的研发推广。”

  “互联网+农业”等生产模式亟待开发

  随着农业从劳动密集型向科技支持型转变,控制生产成本需要引起足够重视。事实上,国内现代农业发展的一个关键瓶颈就在于:农产品销售利润无法满足提高设施标准所带来的成本提升。金涌认为,只有通过适度集约化经营才能使科技投入发挥作用,能够降低农产品成本。“要使农民真正获利,只有政府政策扶持,科技进步和市场化运营的作用才能显现。这是现代化农业必由之路。”解决农产品价格高于进口价格,而使库存量增加,农业补贴又违反世贸协定,政府处于两难境地。

  在条件齐备的基础上,真正的“农业4.0”应该表现出的状态,和全新的生产模式?金涌说:“未来农业中,‘互联网+农业’或将成为主流。其主要表现为土壤、肥料、作物、水分、智能化管理,数字化、信息化、智能化,土、肥、水精确管理,测土施肥能够全面分析有机质、pH值、全氮、全磷、全钾、菌落、空间、时间分布,拥有智能感知、智能预警、智能分析、专家系统,农产品增产、质量,生态全面提高,有效防止土壤退化、食品污染、生态危机。”

  “农业4.0”时代,农业经营模式同样需要深化改革。金涌表示:“现代农业需要土地集约化经营,通过土地使用权的适度集中,转移有法保障各方合法利益分配,逐步自愿形成农-畜-蔬-林,农场式经营。通过投资、贷款,使用先进技术,保证农场高效益,使投资方、经营方、劳动力方都能从中获利,这样才能稳定发展。农业经营主体不断壮大,才能容纳新型生产力注入。而只有工业、服务业的融入带来的新技术,才能使经营主体壮大带来高效益。其融合机制包括农户利益联合模式、股份合作、承包转移经营权、订单农业、劳务合作、流转聘用、家庭农场、服务网络等具体表现。而实现土地集约化经营,需要政府引导、大中企业牵头,提供风险保障和技术的稳定注入,用市场经济代替小农经济思维,提高品牌意识,并形成网上供销服务。”

分享到: